一个舞蹈冠军的背后,站着什么样的老师?

2019-12-17

1.gif

这是湖南卫视综艺节目《舞蹈风暴》的一个小片段,表演者是22岁的张爱马笛和他的舞伴贾昊悦,两人将牛仔舞的活泼俏皮和感染力通过一段一分多钟的表演展现给了现场和隔着屏幕的看客们,“燃”、“惊艳”、“炸裂”这样的字眼频频出现在各类社交媒体平台。


上一次张爱马笛收获较多关注是在2018年5月,在英国北部的黑池,距离利物浦再往北约40公里的小镇,和贾昊悦共同斩获了黑池舞蹈节21岁组拉丁舞冠军,这是中国选手第一次拿到这个组别的冠军。


从冬园皇后舞厅传出的这个喜讯,让各大媒体的镁光灯迅速聚焦在这对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身上。


 ----------------------------------------


1997年,张爱马笛出生在辽宁鞍山。在接触国标舞的入门伊始,马笛在一位俄罗斯老师谢尔盖·库达绍夫的指导下,一头扎进国标舞的世界刻苦训练,在牡丹江,谢尔盖陪伴着马笛到他9岁那年。

 

和其他的艺术舞蹈不同,国标舞(国际标准舞)又被称为体育舞蹈,是一项竞技性项目,所以和世界排球锦标赛、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一样,国标舞也有同规格赛事,即英国黑池舞蹈节国际标准舞锦标赛。


斩获此项殊荣的马笛和贾昊悦被「舞蹈风暴」节目组用“国标世界首冠”这样的字眼来铺垫他们的出场,其实,他们在舞台上的一招一式比这句包装语更能让观众感受到他们的实力。


通过「舞蹈风暴」认识他们的人兴许比斩获黑池舞蹈节冠军而听闻他们的人要多的多。“张爱马笛将他自己塑造的很好,专业知识方面非常扎实,决心很坚毅,在各方面越来越娴熟。”谢尔盖在看过马笛舞蹈风暴表演的片段之后特别欣慰。

谢尔盖老师有超过20年的国标舞表演和教学经验,从小在俄罗斯靠近海参崴的纳霍德卡长大,后来求学圣彼得堡,从俄罗斯东南角跨越了地球一百个经度,在靠近东欧的圣彼得堡度过了深耕舞蹈技艺的青年时期,拿到了国际认证专业拉丁舞S级证书,也多次在德国、英国和俄罗斯的国标舞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2.jpg

谢尔盖老师

 

2013年,谢尔盖从黑龙江南下加入了邓肯舞蹈私立学校(DDA),像是和“现代舞蹈之母”有解不开的渊源,谢尔盖在圣彼得堡进行专业舞蹈学习时就上过伊莎多拉·邓肯作品研习课,而邓肯在俄罗斯的影响不仅仅是留下了些舞蹈学校那么简单,用谢尔盖的话说“邓肯对舞蹈技艺的变革和她的艺术理念对俄罗斯艺术史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3.jpg

1904年在莫斯科落成的邓肯舞蹈学校

在邓肯舞蹈,谢尔盖接触了更多对舞蹈有浓厚兴趣的孩子们,如同当年悉心培养马笛一样,他守望着更多学生们的舞蹈旅程。


4.jpg

谢尔盖老师的课堂瞬间


谢尔盖教过的孩子们有一些像张爱马笛一样走上了专业的舞蹈发展道路,有一些则是接受常规的学科教育将国标舞作为平时的爱好。被问及这些学生中给他印象深刻的孩子们有没有什么共同特质时,谢尔盖很干脆地说了两点,自我驱动力和坚毅的决心。


马笛不是一个炫技的舞者,在一个国标舞媒体拍摄的纪录片中,年轻的马笛很沉稳地说了一句他的见解“舞蹈应该是一门情感艺术,不是身体艺术。”不炫技但是得让众人看到他对舞蹈的理解,马笛十几岁那年许下心愿要去黑池舞蹈节,得到世界的认可。


谢尔盖还有一个学生Grace,今年10岁,两年前开始跟随谢尔盖学拉丁舞,倘若她做自我介绍,一段话里就五个信息点:姓名、年龄、家里6个成员、蛇口国际学校上学,最喜欢跳拉丁舞。

 

对于喜爱拉丁舞这件事,Grace一周要来四次,从家里或学校赶到舞蹈教室,妈妈驱车一趟单程至少40分钟。“Grace两年前开始跟我学拉丁舞,最初就能从她身上看到很强烈的求知欲,学好拉丁舞的意念也很坚决,不断地要求自己在舞蹈质量上能更上一层楼。所以两年的学习时间虽然不长,她的成绩就已经有了很大的飞跃,现在她已经在我有五年学龄的学生班级里一起上课了。”谢尔盖老师介绍起这个学生时既激动又得意。


Grace妈妈很尊重女儿的选择,也没有在舞蹈上对她有过多要求,妈妈觉得只要女儿喜欢,在对身体有益,且做些艺术熏陶的基础上,舞蹈也的确在一个孩子精神层面和思维发展上有积极作用。


舞蹈到底给孩子带来什么益处?谢尔盖老师的解读可以用一张图来概括,如果将舞蹈课上的体验和吸收应用好,它还真的是一把可以解锁人生多面向的钥匙。


5.jpg

图源《思维导图完整手册》

 

“我觉得跳舞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首当其冲的是增强自我认知,因为小小的年纪,他们会在舞蹈课堂上体验人生的很多个「第一步」,并且孩子们会交朋友,接收更多元的教育,变得更自信,改善身体条件,学会情绪管理等等。”

“从我自身经验出发来讲的话,舞蹈的确是提升了我的思考能力和沟通能力,更加健康。”


10岁的Grace应该还没有意识到舞蹈带来的这些人生“权益”,开心、纯粹地上课和练习。第一次来邓肯舞蹈私立学校的时候,她看到谢尔盖的班上那些同龄的孩子们都很开心,有说有笑的,跳舞的时候似乎也很享受其中。这是谢尔盖的拉丁课堂给Grace的第一印象,有些新鲜,虽然舞蹈课堂对于来说她并不陌生,从3岁开始Grace就开始学中国舞,学到8岁的时候偶然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在蛇口国际学校举办的“达人秀”上表演拉丁舞,便对拉丁舞一见倾心,自我介绍里的结束语就此切换定格在了「我最喜欢跳拉丁舞」。


6.jpg

2018年 Grace在大湾区体育舞蹈公开赛


即便对拉丁舞痴迷如此,Grace还是有一分抵触、几丝恐惧,“对我来说,斗牛舞是一项很艰难的挑战,因为对我来讲很新很陌生,我每次跳的时候内心都有恐惧感。一旦我在家里练习拉丁舞的话,跳到斗牛舞的部分我总想逃避,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面对它,因为它是拉丁舞的一部分,是我那么热爱拉丁舞的组成部分。”

 

日复一日的舞蹈练习枯燥吗?枯燥这个词似乎从来都不会出现在Grace的日常,如果想做些调剂,她会和妹妹一起做舞蹈游戏,妹妹也很喜欢这项互动,尽管每次嘟嘟囔囔地说“你别学我、别学我,但我就是逗她学她的样子。”妹妹依然乐此不疲。


7.jpg

和相亲相爱的妹妹


“轮到她的时候,我觉得她其实并不是跳舞,仅仅是一些手势和动作而已。” Grace很清楚什么是舞蹈,就像马笛所说「舞蹈应该是一门情感艺术,不是身体艺术」,她比很多成年人理解透彻的多。

两年风雨无阻的练习的确让Grace的拉丁舞功底飞速成长,她今年第一次登上了保利剧院的舞台,和同班的伙伴们共舞了一曲“炽焰烈火”,首次舞剧登台,绝佳的表现让她一举拿下C位。


8.jpg

在保利剧院的舞台

不管是在班级、赛场还是舞台,Grace的表现都可圈可点,谈到梦想,她说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在「黑池舞蹈节」中拿到冠军。讲到这里的时候,她双眼放光,微微耸动了下肩膀,吐字格外铿锵。


张爱马笛通过谢尔盖老师给我们DDA学员发来了一段鼓励和建议,希望更多像Grace这样对舞蹈充满热情和专注的学生能找到自己广袤的舞台。


采访、撰稿 | Sheri

部分图片源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